江西財大黨委宣傳部主辦??|?? 財大主頁 ?? ? 財大新浪微博 設為首頁 ??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你的位置:首頁>>人物風采>>江財名師>> 正文

            【財大人物】溫銳:我是一名教書匠

            日期:2018-07-02 21:52:24   文章點擊數: 稿源:本站


            【人物簡介】溫銳,現任江西財經大學生態文明與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、資深教授、經濟學院博士生導師、文科二級教授、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、江西省人民政府參事、省學位辦歷史學科組長。曾任中國民主同盟江西省委會副主委、省人大常委、省政協常委、省學位委員。

            他是1980年代國家恢復學位制后,最早回江西工作的三位博士之一;他是放棄在南開、北大、武大任教機會,毅然選擇回報家鄉的情義男子;他是自稱為“只是一名教書匠”的謙謙君子;他曾是常與學生同吃同住,切磋學問與人生的仁者之師;他是江西財經大學資深教授、生態文明與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溫銳老師。

            溫銳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道:“我只是一名教書匠,這一輩子我就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做了一名教書匠!


            不怕吃虧,甘于奉獻,他將這種信念化為實際行動,投身于中國經濟社會史與農民問題的研究;父母之心,開化學風,他把這種態度傾注于師生交往當中;赤子之心,筆耕不輟,他將探討問題、釋疑解難,視為做科研的最大“刺激”。

            求學不易 感恩時代

            “你們既然叫我老師,到我這里那就是我的學生,桌子上有蘋果,你們幾個快分著吃!痹捯魟偮,溫老師就拿著水果刀親自給我們分水果吃。在與溫老師交談過程中,我們感受到的是他不僅有一個儒雅學者的風范,更有長輩對于晚輩的關心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出生在當年共產黨起家鬧革命的地方,一個小山村,我是農民的孩子!睖劁J老師說,“從村小學到初中到高中,最后經過鄉村教師的歷練和組織的推薦,成了一名“工農兵大學生”,“成了我們那一代人的“時代的寵兒”。在大學里,特殊的時代、特殊的理想、特殊的鍛煉、特殊的教學,觀察與比較,走出迷信與民粹,思想逐漸成熟。真要感恩時代,鍛煉了我們的意志力,鍛造了我們的價值觀,現在估計很難再有像我們那一代能吃苦的人了!

            何為大學 何為師生

             著名大師梅貽琦認為,以中國古代儒家“大學”教育思想為基礎,大學階段的直接培養目標應該是“通才”,不應該負擔起直接為社會各行各業培養“專才”的任務,而應著眼于為學生們通向高深而做基本訓練。正如溫老師提到,一所大學,再怎么發展,科研如何厲害,他的根本還是要培養學生,培養學生自由思想、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對真理的執著追求;大學只是人生道路中的一個階段,真正的成才還是要到社會實踐當中去。

            我們在大學的那個年代,提倡理論與實踐相結合,“我的老師那時候帶我們做科研就是和我們吃住都在一起,當然男女自然是分開住的,”溫老師開玩笑說道!八晕以缙趲W生出去實習、調研的時候,也是和大家一起住,從不要求單獨住一間房,就像我讀大學的時候一樣,經常和室友討論問題直到十一二點!

            “對待學生,溫老師常懷父母之心,他和他的夫人——楊老師,對我們每一個學生的情況“如數家珍”,關心我們的學習、成長和生活,能夠拜在溫老師的門下是我一生之幸!睖乩蠋煹膶W生曹國新說。(曹老師于3月21日在麥廬2教接受采訪時所說)

            耐住寂寞 熟稔技能

             “年輕人走向社會難免會遇到“誘惑”,有“誘惑”是好事,有誘惑你才會努力,才會去奮斗。進入大學之后,對我的 “誘惑”,或者說“吸引”,就是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問題及其解難釋疑;就是這種誘惑所致,“現在想讓我停下來不做恐怕已經很難了!

            走向各個崗位的學生都一樣,我跟他們講,千萬不要有“暴富”心理、“暴發戶心態”,要耐得住寂寞。當老師的,不要想著一下子發多少篇論文,明天就成教授;做行政的,更要一步一個腳印......”溫老師諄諄教誨春風化雨,授業解惑傳藝育德。

           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

            溫老師是國家恢復學位制以后,最早回江西工作的三位博士之一;那時大學還是畢業分配,南開大學老師動員他留校任教,北京大學、武漢大學、復旦大學等大學也來要人;但是,溫老師已經割舍不了家鄉那片熱土,放不下為近百年來家鄉父老那些應該撥亂反正問題的吸引。

            “三農問題是中國很重要的一個問題,另外我是農民的孩子,農民作為社會底層人民,需要幫助,所以我選擇深耕這個課題”;“動態開放小農論”和中央蘇區土地革命研究與再認識,就是我奉獻給家鄉父老的一片深情。溫老師說。

            “溫老師對待科研,幾十年如一日,直到現在,他仍然是天天晚上十點才離開辦公室,這一點實在讓人佩服”,曹國新老師說。

            采訪結束后,我們幾位同行的人說,這一下午我們實在是“賺”到了! 

            不計辛勤一硯寒,桃熟流丹,李熟技殘,種花容易樹人難。

            幽谷飛香不一般,詩滿人間,畫滿人間,英才濟濟笑開顏。

            最后,我們衷心祝愿溫銳老師以后的生活工作順利,身體健康,萬事勝意,桃李滿天下,春暉遍四方!

            【溫老師寄語】:我是一個教書匠。46年前,我是一個回鄉參加農業勞動的知青;不久,便在家鄉的農村宗祠里拿起了教鞭,開啟了我人生的教學生涯;接著,我有幸進入了江西師大、福建師大、南開大學等高等學府;現在,最終扎根于江西財經大學。在這幾十年的風雨中,教書育人和自我心靈的滋潤與完善,始終是我生命的追求,而一屆屆不同層次的學生,則是我人生追求的助手、朋友和參照。來到江西財大,我已經進入半百年紀,先后經歷過各種考核和近年的免于考核,也經歷了國家社會的諸多變遷;然而,所有這些能夠左右和影響我心靈的已經十分有限;這使我人生的慰藉總是油然而生,并常借以與同學共勉。從中學時代開始的半個多世紀中,我喜歡在朗誦毛澤東的“不管風吹浪打,勝似閑庭信步”的詩句中,放飛心靈。今后不管未來如何發展,我也期待著未來的生命,能在“閑庭信步”中前行!

            (策劃/文良     文/王曉震     圖/北京校友會     編輯/葉建文)

            • 返回頂部】【關閉本頁
            下一篇:
            快三平台